首页 >  > 综合 >  > 正文

狗耕田

2018年01月22日 04:00   官网:广州畅虎物流有限公司   来源:网络转载

  狗耕田,她还在艺术家杨福东的剧组拍戏,这不是正常意义中的电影,而是一个艺术家的视频作品,没有公演、没有首映式,只是艺术家的展览中出现。对电影演员来说,几乎是一个当雷锋的项目,但是谭卓演的很认真。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村子里,有弟兄俩,哥哥名字叫大郎,弟弟叫小郎。他们的父母老早就死了,给他们只留下几石毛田↑①,一头牛和一只黄狗。

大郎很懒,成天呆在家里,不下地干活;放牛犁田都是小郎一人的事。

有一天,大郎对小郎说:“小郎,人大要分家,树大要分杈,我俩现在已经都是大人了,咱们分家另过吧!”

小郎回答说:“哥哥,现在咱们过得满好,别分算啦!”

大郎听了很生气地说:“一定要分!你总是等我把饭菜做好,吃现成的,我不干!”

小郎拗不过大郎,就答应了。

大郎先占了几石较好的田和那条牛,把几石较差的毛田和黄狗分给了小郎。

分家后,大郎照旧不爱动弹,连牛也不放,他的牛饿得只剩一副骨架,走起路来东倒西歪;小郎把黄狗喂得油光肥胖,天天带着黄狗上山挖地砍柴,日子过得挺好。

春耕的时候到了,小郎耕田没有牛,愁住了,连饭也咽不下去。

①毛田:即荒田。

有一天,他正闷闷不乐地坐在灶前打瞌睡,黄狗向他汪汪地叫了一阵,他醒了,赶快扛起锄头,拿着镰刀,带着黄狗下地犁田。他犁了一会儿,累了,就坐在地边喘气。黄狗站在主人的面前,又汪汪地叫了几声,小郎问黄狗道:“黄狗,黄狗!你叫唤什么?你能帮我犁田吗?”

没想到,黄狗在田野里来回地蹈了几趟,做出犁田的模样。小郎一见,非常高兴,就决定让黄狗给他犁田。

小郎做了一套小犁耙,天天早上套上大黄狗去犁田。

大郎看到小郎的田翻得软松松的,很纳闷,就去问小郎:

“小郎,是谁给你犁的田?”

“我自己犁的。”

“哪来的牛?”

“我有我的大黄狗哩。”

大郎听说狗能型田,非常奇怪,硬要把小郎的黄狗借走试试,小郎就借给他了。

大郎满指望黄狗给他犁田,可是大黄狗一走到大郎的地边,就一步也不走了,气得大郎抡起鞭子就打,三打两打,就把大黄狗打死了。

天黑了,小郎还不见黄狗回来,就到哥哥家去找。

“哥哥,我的黄狗呢?”

“谁晓得你那倒运的畜牲死到哪儿去了!”

小郎见哥哥黑虎着脸,不敢再问,就溜走了。小郎到处寻找,左找也不见,右找也不见,末了在厕所背后的竹篱笆旁边找到了,大黄狗已经死得僵硬了。他很伤心,抱起黄狗,一边走一边哭:

“分家分得一只狗,犁地它在前面走;

哪个打死我的狗,叫我小郎好难受。”

小郎哭罢,就把黄狗埋在园子里,亲手垒起一座土坟。每天早晚,他都要到坟上看看。

一天早上,小郎看到黄狗的坟顶上裂开一道缝,从缝里冒出一棵黄澄澄的竹笋,闪着耀目的金光。晚上,小郎又到坟上看时,笋子已经长成一棵漂亮的楠竹了。小郎高兴极了,他一边摇着楠、竹一边唱:

“摇钱树,聚宝盆,早落黄金晚落银;

早落黄金千万两,晚落白银千万斤。”

小郎刚一住嘴,银块、金条、金银珠子,真的“噼里啪啦”接连不断地落了一地,他就赶快把金子银子捡起,装满了两兜。以后天天去看黄狗的坟时,每次都摇着楠竹,唱着同样的歌,金子银子照样又落一地。

大郎看到小郎有很多金子银子,就问:“小郎,你打哪儿偷来的金子银子?”

“不是偷的,是我从园子里的那棵楠竹上摇下来的。”

大郎又问:“是真的吗?现在还有没有?”

“多着哩,你只要去摇,就会落下来。”

“你怎么摇的?”

小郎就把他怎样摇竹和唱歌的情形,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郎。

大郎听了很高兴,立刻就挑了两个大筐子,连蹦带跳地跑到园子里。他走到黄狗的坟上,一把抓住楠竹,刚要摇唱,噗噜噜有好多毛毛虫,一个接着一个,掉在他的头上、脸上、手上……大郎的全身都是毛毛虫了,毛毛虫很快又钻进了他的衣服,把他刺得到处又痒又痛,他只得躺在地上乱滚。

大郎气极了,立刻回家取了把柴刀↑①,把那棵楠竹砍了。

第二天,小郎又到园子里来,看到楠竹被人砍了,心里很悲痛,就把竹子扛回家,一路上又一边哭一边唱:

“分家分到一只狗,犁田它在前边走;

哪个打死我的狗?叫我小郎好难受。

①柴刀,是专用来砍竹和木柴的刀,较一般刀子厚重而大。

狗儿坟上生棵竹,早落黄金晚落银;

哪个砍了我的竹,叫我小郎好伤心。”

小郎把竹子破成篾,编成了一个大鸡笼,挂在屋角上,准备逢集拿去卖。没想到邻近的鸡婆、山鸡都争着到他的鸡笼里来下蛋,一个下完了,接着又飞来一个,一天就下了好多蛋。

小郎又欢喜起来,就把鸡蛋挑到街上去卖。

大郎知道了这事,又跑来问小郎:“小郎,你的鸡蛋是打哪儿偷来的?”

“不是偷的,是飞来的一群鸡婆和山鸡在我的鸡笼里生的。”

“小郎,把你的鸡笼借我用一个月吧!”

小郎就把鸡笼又借给大郎了。

大郎把鸡笼挂在自己的屋角上,不到一会儿工夫,鸡婆、山鸡接二连三地飞到鸡笼里,“咯咯哒,咯咯哒”地叫起来。

大郎连忙跑到鸡笼旁边,正要伸手去拿鸡蛋,看到鸡笼里一个蛋也没有,却装满一笼鸡屎。他气极了,立刻把鸡笼踩烂,放火烧了。

小郎看到鸡笼又被哥哥烧掉了,很心疼,就把鸡笼烧成的灰,装在一个盆里,带回家去,一边走一边哭:

“分家分到一只狗,犁地它在前面走;

哪个打死我的狗?叫我小郎好难受。

狗儿坟上生棵竹,早落黄金晚落银;

哪个砍了我的竹,叫我小郎好伤心。

竹子编成大鸡笼,鸡婆生蛋在笼中;

哪个烧掉我的笼,叫我小郎好心疼。”

这回小郎的狗、楠竹、鸡笼都没有了,他就独自个背着锄头,天天到山野里开荒。他选了一块山坡地,种了一棵南瓜,把那盆鸡笼灰倒在瓜地里做肥料。

南瓜长得真快,种下去第一天就发芽,第二天叶子长出来了,第三天就吐出嫩绿的瓜藤,第四天瓜藤蔓延了一山坡,第五天遍山坡开满了金黄色的南瓜花,第六天山坡上累累地结满了瓜。最大的一个南瓜,有八九尺高,两抱粗,在山坡上显得格外耀眼,小郎管它叫“瓜王”。

有一个猴子,从地边走过,看到结了这许多瓜,就摘了一个扛回猴洞去了。它对留在洞里的猴子们说:“有一座山上,南瓜多极啦,快去摘吧!”

晚上,猴子就结成大队,到山上去偷南瓜,一下偷走了一大半。小郎看到他的南瓜被人偷走,心里很着急。

当天黑夜,小郎就亲自到山坡上看守南瓜,他把“南瓜王”挖了一个洞,钻进去,想看看到底是谁来偷南瓜。

到了半夜,猴子们又都结队来了,把所有剩余的大小南瓜都偷光了,只有“南瓜王”它们扛不动,不得不把它留下来。

大猴子看着小猴们抬不动“南瓜王”,就提议请猴仙来帮助。

小猴子们马上跑回洞里,把金杯子、银杯子都搬了来,摆在离南瓜王不远的地方,并且点起红蜡,烧着高香,猴子们都个个叩头礼拜,请猴仙下凡。

小郎在瓜里听得一清二楚,又看得明明白白,就在大南瓜里面“呔”地猛喊了一声,猴子听到“南瓜王”吼叫起来,吓得四处乱跑,没来得及把金杯银杯带走。

小郎听到外边的吵嚷声平息了,就慢慢地从“南瓜王”里爬出来,把那些黄澄澄、白花花的金杯银杯一齐揣在怀里,回家了。

大郎看到小郎家里有金杯银杯,就又跑来问小郎:

“小郎,你打哪儿偷来的这些宝贝?”

“不是偷来的,是我昨晚上从南瓜地里捡来的。”

小郎就把他怎样用鸡笼灰肥南瓜秧,又怎样长出一个“南瓜王”和猴子来偷南瓜的事情,一五一十地都告诉给大郎。

天一黑,大郎也摸到南瓜地,像小郎那样钻进“南瓜王”里,等着、等着,等到半夜,猴子们真的又来了。这次猴子并没有带什么金杯银杯来,只引来更多的猴子,他们一到地里,就七手八脚地把“南瓜王”抬起来走了。猴子们摇摇晃晃地抬着“南瓜王”走了很久,不知不觉大郎就在里面睡着了。

猴子把“南瓜王”抬过高山,抬过水沟,正抬到一个石壁峭立的大岩顶上,大郎忽然醒来了。他听到外面吵吵嚷嚷,以为是猴子正在摆供请猴仙哩,他就照样“呔”地大吼了一声,猴子听到“南瓜王”又吼起来了,立刻摔掉了“南瓜王”,没命地乱跑。“南瓜王”从岩顶上滚落下来,滚呀、滚呀,赶滚到山脚下,就已经碰了个稀烂,躲在“南瓜王”里的大郎就更甭提了。

铁夫、露迅、秋鸿搜集 北辉整理


使用微信“扫一扫”功能添加“党员学习微平台”

  昨晚(4月26日),东方卫视健康生活服务类节目《燃烧吧!卡路里》播出到第五期,一贯低调鲜少参加综艺的萌叔陈龙,作为当期的明星大咖,以自身经验和实际行动,向朱孝天等五位常驻嘉宾以及观众分享自己的瘦身秘籍。现场,陈龙打醉拳,练太极,玩游戏,做运动为大家减肥支招,引起了强烈的好评和反响,但首次展露厨艺做出的黑暗料理,则成为惩罚利器遭到了其他嘉宾“求饶”式的吐槽。

  电视剧中的姜超胜任全能奶爸,而他在职业方面也几乎全能,除了能打开水、能做编剧、导演,能策划节目外,台前除了演员,主持方面也很擅长,与吴宗宪搭档主持的真人秀节目《两天一夜》,曾使四川卫视收视排名窜至全国第三。而姜超唯一不能的大概就是亲自参加真人秀节目了:“我恐高,很多游戏玩不了,只能遗憾拒绝。但我能脚踏实地,夯实基础,细水长流,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坚持的状态。”

  Prince获得过7次格莱美奖,5次全美音乐奖,3次全英音乐奖,3次NAACPImage奖,4次MTV音乐奖。1990年获得SoulTrain文化遗产奖终生成就奖,2006年获得Webby终身成就奖,2010年获得BET终生成就奖,2004年入选美国摇滚名人堂(因为入选名人堂的歌手需要在首张专辑发行至少25年之后,所以Prince在具有入选资格的第一年便入选)。2006年入选英国音乐名人堂。2004年,在滚石杂志评选的“100位最伟大的艺术家”(100GreatestArtistsofAllTime),Prince位列28。

  随着终极预告的发布,光线彩条屋也曝光了2016年的完整片单。片单中,《大鱼海棠》、《我叫MT》、《精灵王座》等六部动画大作赫然在目。《果宝特攻之水果大逃亡》作为2016年超强国漫阵容的良心开篇之作,相信定是具有自己独特魅力的。因此也希望能用惊艳的歌舞、满满的诚意,为刚刚进入寒假的年轻观众们献上一场开年盛宴。在正式公映前的试映活动中,不少参加试映的观众在看过电影之后纷纷点赞《果宝特攻》,“亲情、梦想,很多东西都是大人们才会看懂”,“整部电影气氛欢乐温情感人”。

标签:狗耕田

责任编辑:吴莹莹